当前位置:HOME > 信息中心 > 最新文章
帮教育:一种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

发布时间 2014-12-24

帮教育:一种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

马国新

        当我们在教育、基础教育和学校前面加一个“新”字的时候,便有了朱永新老师的“新教育”、叶澜教授的“新基础教育”和李希贵校长的“新学校”。如果我们在课程前面加一个“新”字,便有了我们的“新课程”。事实上,我们还有“新课堂”、“新教师”等概念,这一切都是因为新思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新”表示一种有异于旧质的状态和性质,是刚出现的或性质改变得更好的。所以,无论是朱永新老师的“新教育”,还是叶澜教授的“新基础教育”和李希贵校长的“新学校”,都值得我们研究和学习。在“新课程”的路上,所有的中小学已经行走了十多年,而且也带来了当下基础教育的一些新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跟进于“新”字之外,光谷实验中学在践行“创造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”办学思想的时候,还找到了一个“帮”字,觉得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是一种“帮教育”。

        当“帮”是一个动词的时候,我们不难理解“帮教育”的内涵。“帮教育”的大意是说,校园中的教师的任务是帮助学生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 如此一来,“帮教育”至少让我们明白了校园中师生之间的关系,确立了学生在教育中的主体地位。事实上,学生在校园中的主体地位是由生命成长的本质决定的,学生的成长无人能够代替,教师只能陪伴与守护、关爱和鼓励,教师只能是学生成长的帮助者。

        教师是学生成长的帮助者,这一帮助者至少需要扮演三个角色,即学生学习的促进者、能力的培养者和人生的引路人。一个教师要想扮好自己的角色,就应当明白,对学生的帮助和引导是路径、尊重和赞赏是方法,而教师的的自我成长是关键、师爱是前提。

        帮是一种能力,其次是一种责任,然后才是路径和方法。教师的能力首先是一种专业能力即学科能力;其次是一种专业素养,教师要懂教育学和心理学,要研究社会学和人文科学;再次是职业精神,要理解职业的价值,找到生活的意义,关注成长,敬畏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 缘于帮首先是一种能力,所以在“帮教育”中,教师要具备帮的能力即教育力。能力是一个不断修炼的过程,为此,教师成长就成了“帮教育”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 教师的成长是一个自救的过程,“教师发展的核心是基于自我的建构,内在自我是核心,是发起者、维持者和加速者。”教师无论是参加校外的培训还是参加学校的校本研究,教师只有想成长并主动参与其中,才能有所收获,否则一切外在的活动都是无效的,正如“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,从内打破是成长”这一条微信所言。

        为此,在“帮教育”的框架中,我们提出了“教师自救”的概念,并且觉得,教师自救=自律+超我,我们也可以将“教师自救”称之为“自救教师”。

        自律是指人们在规范和制度面前,通过自己要求自己,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。是无需他人监督,变被动为主动。所以自律即遵循法度,自加约束。毕达哥拉斯认为自律是一种美德,并认为“不能制约自己的人,不能称之为自由的人。”所以,自律是自由的前提,是个人成长和组织发展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 关于超我,弗洛伊德在人格结构中将“我”分成三个层次:本我 自我 超我。他认为,本我是先天的本能,欲望所组成的能量系统,包括各种生理需要。自我位于人格结构的中间层,它一方面调节着本我,一方面又受制于超我,遵循现实原则。超我是由社会规范、伦理道德、价值观念内化而来,追求完善的境界,不仅包含道德良心部分,还包括自我理想。其中自我理想是指自我渴望达到的成就目标,个体以超我所认同的对象为榜样,努力实现自己“想成为什么人”的理想,实际上相当于个体为自己所设的行为价值标准。认为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,由完美原则支配,属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理想部份。

        基于弗洛伊德的观点,我们可以如此来比喻:本我如同一个人没穿衣的裸体状态;自我是一个人穿衣后的状态,其缘于理性,是因为身体需要和羞耻感让其穿上了衣服;超我是指一个人穿上衣服后再加以修饰和化妆后的状态,是一个完美的我。

        事实上,人从本我出走,到自我再到超我的过程,“是个体在内容上经历由空洞到充实、由自然性到社会性的转变过程。”本我无需言说,但人从自我到超我,其实是每个个体的必由之路。只是在现实中,“能达到超我的状态不是普遍的,他只是个体自我中的少数。”为此,超我是一种人生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 在“帮教育”的框架中,我们除了首先提出了“教师自救”的概念外,另外两个核心概念是“互助德育”和“帮学课堂”。

        当一个学生走向社会,一要品德,二要有知识。在校园,品德通过德育,知识来源于课堂,而这两者都需要教师。至少是德育、课堂和教师三者支撑了学校的教育,为此,当我们发现“帮教育”的时候,我们找到了“自救教师” 、“互助德育”和“帮学课堂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互助德育”的大意是说,德育是互助的。其根源在于成人与孩子的道德面貌往往处在同一起跑线上,孩子们的品德很多时候也会感染和打动我们,甚至让成人们汗颜。在校园,德育实在是校园中群体间的每一个人相互帮助的过程,是“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。”

        当我们的教师懂得德育是一个互助的过程,明白教师的道德面貌与孩子们的一般模样,教师们教育的霸道和高高在上的心态就会杳无踪影,校园就会和谐又温馨,孩子们对校园才没有了恐惧,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才能嗅到教育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 更为重要的是,德育是一个自省的过程。自省就是自我评价、自我反省、自我批评、自我调控和自我教育。

        “自省”是孔子提出的一种修德的方法。《论语·里仁》中有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 需要强调的是,自省不等于盲目自责,自省应当是积极、愉快和建设性的,是往好的一面引导个人的思想和言行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倡导的“互助德育”=自省+互助。有时“自省”在前,“互助”在后;有时“互助”在前,“自省”在后;二者时而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帮学课堂”是说课堂是一种帮学的状态。如果你否认,难道说你认为,课堂中学生的学习教师能够代替!

        世界上的许多事情是不能让人代替的。比方说吃饭,不亲自吃就会饿着,学习也是一样。所以谁都明白,替考是一种作作弊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 课堂中,教师的任务只能是帮助,这种帮助包含鼓励和引导,新课程倡导的探究性学习应在其中。同学们之间也存在一种帮助,这是新课程中倡导的合作学习。所以陈雨亭其《教师自我的发现与重构》一文中提到,“教师的工作就是在学生感到困惑的时候,从侧面给予学生帮助,并且最后和学生一起分享解决问题带来的心理上的兴奋和成就感。这样,老师的工作就变成了给学生以勇气和鼓舞,让他们在未知的、待验证的道路上自己探究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“帮学”的基础上,更为重要的是学生的主动学习,因为“真正的学习是自主学习”。故“帮学课堂”=自主+帮学。这样以来,我们的“帮学课堂”涵盖了新课程中所倡导的自主、合作和探究等新的学习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说“自救教师” 、“互助德育”和“帮学课堂”是我们实施“帮教育”的路径,但无论是“帮教育”,还是 “自救教师” 、“互助德育”和“帮学课堂”,都是我们在“创造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”办学思想引领下找到的一种理念和文化。是形而上的,是观念,而不是技术或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课堂或德育、甚至教师的成长需要什么样的模式,或者说技术层面的方法,这类问题是学校中的学科组、班主任和教师个人可以在上述理念下、在实践中寻找和建构的。这样一方面给大家预留了实践的空间,另一方面体现了学样倡导的“多元教育、七彩课堂”即教育特别是课程的多元和课堂七彩的教学特色,也体现了教育是一门艺术和教学需要教师创新的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 无论多好的理念,再好的路径和方法,没的“爱”的参与,教育就无法展开,所以“爱”是教育的核心,更是“帮教育”的核心。

2014年12月22日星期一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 
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563
武汉光谷实验中学 版权所有
地址: 湖北省武汉市东湖开发区光谷实验中学路特一号 邮编: 430223 
电话: 027-81692387,81693165 传真: 027-81692373  E-Mail:ggsyzx168@163.com